您当前的位置:首页>韶关好人榜>不忘初心 30年无悔丹霞缘——追忆丹霞山总规划师、科学顾问彭华教授

不忘初心 30年无悔丹霞缘——追忆丹霞山总规划师、科学顾问彭华教授

新闻来源:  发布时间:2018-07-20

阅读数量:65535

     彭华,韶关市人民政府旅游顾问、丹霞山总规划师、丹霞山科学顾问,优秀的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山大学城市与区域规划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国际地貌学家协会红层与丹霞地貌工作组主席,2018年1月8日因病在广州逝世。30年来,彭华时刻挂念丹霞山的保护和利用,他亲手为丹霞山设计了新山门,亲力亲为打造阳元山园区、翔龙湖-阴元石园区,培育了公园第一代规划建设和科普讲解队伍。

      彭华去世前,还一直关心韶关旅游发展和丹霞山的保护与利用。

一份隐藏了四年的秘密

       2018年1月8日,中山大学彭华教授突然离世的消息在当地居民微信朋友圈和微信群传开了。真的?假的?丹霞山当地居民不愿意相信这个消息。对这突如其来的消息,丹霞山人感到震惊和悲痛。

     “四年前,医生曾建议彭华教授立刻住院做心脏手术。但彭华教授怕家人担心,同时他承担着全国丹霞地貌资源调查项目,手里的国家立项、红层研究,还有数不完的勘查、调研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为了不影响项目进展,他并没有把这一消息告诉家人。直到去年元旦前觉得身体非常不舒服,才告诉爱人丰老师病情。在彭教授心里,身体的不适在亟需跟进的丹霞事业面前不足为题。”在采访中,韶关市丹霞山管委会副主任陈昉说。

     记者走访仁化当地,发现很多村民都认识彭华,并且对他充满了感激和敬仰。大家一致给予彭华高度的评价:“他一生痴爱丹霞,为丹霞的保护、开发、利用倾尽一生。”

17年艰辛,他让丹霞山走向世界

     时间回到1987年,当年在安徽宿州学院任教的彭华跟随北京大学陈传康教授来到韶关编制《广东丹霞山国家级风景名胜区总体规划》。犹如伯乐遇见千里马一般,他对丹霞山“一见钟情”,从此,彭华教授便与丹霞山结下了缘分。

     1992年,丹霞山旅游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决定对丹霞山进行大开发。时年36岁的彭华舍弃城市的舒适生活,毅然带领全家来到粤北山区的仁化小城,在丹霞山旅游经济开发试验区任管理委员会主任助理,投入了丹霞山地貌研究和丹霞山景区开发工作。三年的时间,彭华一直以忘我的态度投入丹霞山的研究和新景区开发工作,亲手设计、亲自带队施工,完成了翔龙湖景区和阳元山景区的开发建设。由他亲自设计的新山门综合楼也一并交付使用,将丹霞山由一座山头扩展为三个园区。丹霞山知名度、游客满意度大幅提升,游客量迅速攀升,仁化旅游经济自此腾飞。

     1995年,彭华离开了丹霞山后,依旧把丹霞山的保护和利用挂在心上,从未遗忘把丹霞山推向世界的梦想。2003年,彭华得知中国要申报第一批世界地质公园,竭尽全力争取国家、省、市和仁化县的支持,在最后时刻连续七天七夜不眠不休准备申报资料,并亲自去北京为丹霞山作申报陈述,最终以总分第五名列入国家推荐名单。2004年2月14日,在彭华教授主导下,韶关丹霞山入选了全球首批世界地质公园。

    经过十几年坚持不懈的努力,2006年,在住建部的推动下,丹霞山被列入了丹霞地貌捆绑申遗的提名地。随后,从2006到2010年,彭华教授继续担任了南方六省“中国丹霞”联合申遗项目专家组长,同时担任丹霞山申遗专家组长。2009年5月彭华教授在韶关组织了第一届国际丹霞地貌学术研讨会,邀请了20多个国家的全球知名地理、地貌和地质学家参加会议,共同研究丹霞地貌,最终促成了大会通过《丹霞宣言》。这一次大会,使得国内外最具影响力的地学家们终于认可了“丹霞地貌”。丹霞,成为地球科学词典里惟一一个中文词汇。

    陈昉回忆,2010年7月底在巴西参加34届世界遗产大会期间,彭华教授从未离开会议举办的酒店,一直在现场关注遗产大会进展,期间和国家住建部负责人及专家团队不断进行磋商补充意见,并与六地丹霞代表团及时通告申遗进展……直至最后一刻,在大会主席宣布中国丹霞申遗通过的瞬间,压在彭华头顶上的千斤压力如释重负。同时,这也让倡导发起申遗并坚持了17年的他激动不已。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彭华拭去了眼角那忍不住的喜悦的眼泪。中国顺利一次性通过六座名山成为世界自然遗产,至今为止依然全世界仅此一例。

执着忘我,一生芳华献丹霞

     彭华是丹霞山申报“世界自然遗产”的倡导者,发挥着专业支撑和主心骨的作用。毋庸置疑,他是将丹霞山推向世界的第一人,同时为中国丹霞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做出了巨大贡献。“从第一眼看到丹霞山,彭华教授就认定,丹霞山‘够得上’世界自然遗产的标准,彭华教授一直坚信这是实现丹霞山走向世界的一条路径。”陈昉说。

     仁化县政协副主席张标兵回忆称,彭华教授有着科学家的执着与忘我的工作态度。彭华到丹霞山管委会任职的几年里,小到一条路怎么开、怎么定,彭华都亲自参与。对于工作,他总是忘我投入,不干完不休息。在丹霞山申报国家级风景名胜区时,因为召开对外发布会需要绘制一张丹霞山立体全景图,彭华教授就亲自手绘,从白天画到晚上,从晚上画到天亮,废寝忘食两天内就完成了一幅手绘丹霞山立体全景图,至今这幅大气磅礴描绘了丹霞群峰耸立锦水回环的手绘立体画不仅令地理学家称奇,也让美术界大家们感到震撼。

     2014年起,彭华承接了国家重大科研基础项目——中国丹霞地貌资源调查及数据库建设,项目伊始,他就争取了科技部同意研究成果花落丹霞山。每年暑假,外出考察取样余下的各地丹霞岩样他都细心整理好,自己开车一车车拉到丹霞山,成为丹霞山博物馆最有价值的岩石标本展品。“从1987年第一次来到丹霞山到1992年在丹霞山工作,再到1995年末去中山大学工作,彭华教授为丹霞山作的贡献越来越大,从来没有停止过,这很让人敬佩。就像习近平总书记说的不忘初心,抓铁有痕。彭华教授在丹霞山做的每一项工作都留下了印记。”陈昉说。

     30年来,从申报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到申报全球首批世界地质公园,再到2010年以中国丹霞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彭华教授一步一个脚印,把丹霞山由一座地方名山培育成为一座中国名山和世界名山,不断努力把丹霞山推向世界,把丹霞山的保护、利用、发展当成自己毕生的使命。一个人为一座山,为一个地方不计回报、充满热情地去奉献。彭华,这个光辉灿烂的名字早已与丹霞融为永不可分的一体。